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福缘仙途 > 正文 第三百二十四章 阮灵来了

正文 第三百二十四章 阮灵来了

 热门推荐:
    李隐娘见崔宁久久没有说话,有些疑惑的问道,“二郎,为娘的本命难道有什么特殊不成,你怎么看了半天不说话?”

    崔宁面带忧色的说道,“娘的本命倒也不特殊,还是很好的十锦彩衣和白玉腰带,”然后犹豫片刻又说道,“不过还有一个奇怪的黑斑,这个黑斑我在云娘的本命上也曾看到过,但是我得到的命书上却从没有记载过!”

    李隐娘先是“哦”了一声,“清风道长看的还蛮准,当年他也说我是十锦彩衣和白玉腰带的本命,还说彩衣更适合作为核心本命,还送了我一件彩衣法器作为同参之物。”

    崔宁却依旧皱着眉头,“我担心的却是这奇怪的黑斑,按理说我得到的那套命书也是上古流传下来十分全面的,但是接连出现这种不在命书上的奇怪本命却有些异常,我怀疑这黑斑并非是本命的投影,而是识海的异常!”

    李隐娘听崔宁的解释,脸色也渐渐凝重起来,“识海会里有什么异常?可是当年清风道长给我们看本命的时候,我们把识海全部放开给他看,也没有说有什么黑斑!除非。。。。。。”李隐娘虽然一向以善度人,却也不是那种迂腐的人,顿时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是那清风道长给我们下了什么法术?怪不得他给我们看过本命之后,对我们如此信任!”

    识海是修士最为重要的地方,一旦受损非死即残,因此崔宁顿时有些着急了,“要不请赶紧将爹也请来清河山,看看到底是不是清风老贼真的在识海里动了手脚!”

    李隐娘却十分冷静,她思索了片刻,便摆了摆手,“如今清风道长对我们依旧信任有加,若真是他在我们识海里动的手脚,我们一家三口都出了清风寨,反而会打草惊蛇,引起他的疑心,而且这黑斑到底是什么东西暂时也不能确认,一定要小心为上!你且不要和云娘提起此事,我怕她年轻气盛徒惹事端!”

    崔宁心里忧虑,但也知道此时急不得,只得先答应下来,不过也留李隐娘在清河山上小住,一起商讨解决问题的办法。

    这日崔宁等人还在山上讨论对策,当日负责轮守山门的陆长生带着两个黎民书院的学生急匆匆的跑了上来,“掌门师兄,山门外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修士,我也看不透他们的修为,他们也不说是什么人,只说是掌门师兄的故人求见!”

    崔宁顿时一愣,自己认识的女修可没几个,若是说卢芷来访,也用不着遮遮掩掩,他看了一眼韩芙,却见她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头,“我似乎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故人,走,咱们一起去看看!”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山门走,清河山也不大,不过一炷香的功夫便已经看到了山门口的两个修士身影,两人都用青色的斗篷将自己罩得严严实实,根本看不清容貌。

    不过还没等崔宁开口,来人中的男子已经开口招呼崔宁,“崔掌门,几年不见,风采更胜当年啊!今日冒昧打扰,还请见谅!”然后又冲人群中的苏遇微微点了点头示意。

    崔宁一下子便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正是漓水宫的靳若水。他自知晓葛天赐出事之后,也派人去漓水城打探葛天赐的消息,不过打探的人还没回来,没想到漓水宫的人却先找上门来了!

    “靳……”崔宁忽然打住,既然靳若水这般神神秘秘来访,显然也不愿让太多人知道,便赶紧改口道,“今日贵人来访,真是蓬荜生辉啊,快快有请!”

    跟着靳若水的那个女修也冲崔宁点了点头,淡淡的说了一声,“崔掌门好!”

    崔宁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这个声音他同样熟悉,居然是阮灵,她和葛天赐都对他帮助良多,他对她和葛天赐也是十分感激,因此赶紧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让两人上山。

    苏遇倒是听出了靳若水的声音,不过他和阮灵不熟,也不知道这女修是谁,不过知道他们是漓水宫的人,态度恭敬一点总归没错。

    清河派诸人见崔宁和苏遇似乎都认识这两人,而且态度十分恭敬,好奇心越发强烈,紧紧跟在崔宁和苏遇身后,想要一看究竟。

    不过崔宁知道阮灵和靳若水打扮的如此神秘,想必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身份,虽然清河派上就这几个人都是知根知底,不过阮灵显然不会这么想,因此赶紧让苏遇将其他人都赶开,自己一个人带着阮灵和靳若水直奔山顶上会客的大殿。

    取下斗篷的阮灵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梳着小辫跷着脚坐在树上嬉笑的小姑娘模样,多年修行带来的仙气让原本便如烟似画的容貌更是明艳动人,不过如今盘着云髻一副少妇打扮的阮灵眉眼间却带着一丝愁容。

    崔宁亲自给两人倒了茶,然后开口道,“我一回来就听闻葛兄遴选似乎出了点事,正想着如何去给你们帮忙,可以差人去漓水城打探消息的人还没有回来,没想到你们却过来了。”

    阮灵叹了一口气,“崔掌门!”

    崔宁赶紧打断她,“阮姑娘,这里没有外人,只有靳兄弟在,千万不要和我见外,只管像当初那样称呼我一声阿宁即可!”

    阮灵摇了摇头,“如今不同往昔了,想必你也听到了传闻!”

    崔宁却一板脸,“阮姑娘却是见外了,这是对崔宁的莫大侮辱,不管外界传闻如何,我自相信葛兄和阮姑娘!”

    阮灵苦笑了一声,“阿宁,你可知如今的形势?如今漓水城的人也好,漓水宫的人也好,对我们都是唯恐避之不及!因此我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来拜访你们,以免给你惹祸上身!”

    崔宁摇了摇头,“阮姑娘且放心,我却不是那些人,你和葛兄对我有恩,我自然不会忘记!”然后又问道,“我只是听说葛兄伤害同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说去遴选宫主一位,为何形势忽然会变得这么严峻!”

    “他是被人诬陷的,”阮灵恨恨的拍了拍桌子,“说他伤害同门,抢夺遴选宝物!葛天赐的为人你也清楚,怎会因为要挣一个宫主之位而对同门师兄弟下毒手。何况他得了你的三阶灵石,所获颇丰,有极大的把握占得先机,怎会铤而走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