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暖婚似阳 > 155被二搞的靳先生

155被二搞的靳先生

 热门推荐:
    魏嫣然这种心眼狭隘的女人并不安分守己,沈千寻搅了她的好事,她只会更记仇,好在是个好拿捏的。

    熟人···沈千寻在云城里交好的人不多,靳牧寒拧眉“什么熟人?”

    沈千寻不瞒着“周小艾,她在这里做兼职。”

    提到这个人,靳牧寒眸暗了暗,眼底暗藏极大不喜“阿寻,她想害你。”

    沈千寻点头“我知道。”周小艾接近她,心存恶意,戾气强。只是这人还不算坏到骨子里去。

    她所有的坏,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周晴晴的死,她迁怒了她,加上家里欠了不少高利贷,所以才会跟魏嫣然达成交易进行报复。

    沈千寻查过她家的底细,决定给周小艾一次机会,所以之前才会去找她聊聊。

    如果接下来她仍迷途不返,沈千寻便不跟她再客气。

    后面,周小艾消停了。

    但也得罪了魏嫣然,才有了今天这么也遭罪,既然撞见了,于情于理,沈千寻不可能不管她,任由她被欺负。

    沈千寻继道;“她觉得她姐姐的死我该负责任,可是我不仅没有负责任,我还什么都忘记了。”

    周家的状况太凄凉了,本就是单亲家庭,周晴晴死后,周家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要为女儿平反,可是钱花光了,又欠下高利贷,结果强奸犯没抓到,周母还因此精神失常,周小艾跟她一样,年纪轻轻便担任其照顾母亲的责任,不过周小艾性子没她要强,没她幸运,这么多年来,活的很累。

    靳牧寒最怕的就是沈千寻会把错怪在自己头上,怕她多想,他很紧张,放柔声音“阿寻,不要杞人忧天。”

    靳牧寒循循善诱“当年你还小,很多事情不可抗力,如今你回来,你想补偿他们可以,但不要把错揽在自己身上。”

    沈千寻摇了摇头,反过来安抚“别担心,在我什么都没想起来,我不会给自己定罪。”只是偶尔忍不住多想,但都适可而止。

    靳牧寒松口气。

    她担心靳牧寒以为周小艾又是冲她来的,又言“不过这次,你别去找周小艾麻烦,她不是冲我来的。”顿了顿,“以后应该也不会了。”

    “阿寻,她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靳牧寒脸色很沉。

    沈千寻笑“说你坏话了,靳先生。”

    靳牧寒神色更冷。

    他不喜别人在沈千寻面前嚼他舌根。

    纵然说的是事实,那也得憋着。

    “不过她大概不知道我喜欢你喜欢的要命,说再多坏话,也不会影响你在我心目中半分形象。”她又补一句。

    若非要问是什么形象,沈千寻想了想,是爱她的形象,如靳牧寒说过的,他很坏,会有很多缺点,但唯一的好,是爱她。

    一句话,让浑身斥着阴郁的男人层层黑云拨开,重新见到黎明最耀眼的光。

    像坐过山车,起起伏伏,像死了一回,又活了过来。

    靳牧寒目不转睛的看着沈千寻,想吻她,很想。

    他的阿寻,怎么这么好。

    慈善拍卖即将开始,沈千寻望向舞池,估算了下时间,还能跳一段音乐。

    沈千寻在他耳边说“靳先生,你夫人想邀请你共舞,赏脸吗?”

    靳牧寒勾唇“我的荣幸。”

    ——

    从靳牧寒跟沈千寻踏入舞池,成为不少人眼中的焦点。

    其中,包括在大厅时搭讪靳牧寒的那个女生,世间少有的极品男人,她怎么就遇不上呢。

    好不容易遇上一个,结果是有主的。

    她打听了对方的身份,知道他是靳家三少,靳牧寒。

    此时,骨子里的戾气狠辣收敛,众人只见到他衣冠楚楚,清俊雅致的一面。靳牧寒唇角勾着浅笑,眼里,只看得到在他身边翩翩起舞的沈千寻。

    这时,她身边来人。

    用着熟稔的语气,“章甜甜,我不是让你去接近魏嫣然跟她打好关系,你在这里看什么呢?”

    章甜甜回过神,喊了一声“大哥。”

    章一林是她大哥,她还有个弟弟,章永嘉。

    弟弟章永嘉高中没念完就跑了,从一中保送了清北大学,后来退学了怪可惜的。后来,她问过大哥弟弟去哪了,大哥才透露她弟弟跟了一个很厉害的人身边做大事。

    章甜甜问过是什么厉害的人。但章一林神秘兮兮的,就不是不肯透露。不过在那之前,他们章家也不是什么清清白白的生意人就是了。

    “没看什么。”她解释,“大哥,你可别冤枉我,我有跟魏嫣然处好关系,我们成了朋友的,不过刚才我和别的朋友聊了会话,回过头她人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怎么不找找?”

    章甜甜说找过了,但没找着。

    章一林舌舔了舔后槽牙,他呢,野心大了,想要ws集团掌控权,不能因为南诗静背后是季从业,便一直屈身她下。

    但是南诗静仗着有他的把柄,对他不屑一顾,思来想去,只好从魏嫣然身上下手。

    他岁数不小了,三十好几,明年就三十五了,在不得罪南诗静的情况下可吞下ws这条大鱼,还能找个上得了台面的女人结婚,最好能给自己生个儿子,毫无疑问,魏嫣然是最好的选择。

    成了一家人,南诗静就算握有他的把柄也于事无补,总不能把女婿送进监狱是吧。

    不过魏嫣然心高气傲,看不起他这个白手起家的浪荡子,接触的机会又不多,只好让妹妹章甜甜先去打好关系了。

    这时,章甜甜指了指舞池中央,靳牧寒的身影,“哥,你觉得这个男人怎么样?”

    章一林目光望过去,“怎么,看上沈千寻的男人了?”

    这沈千寻也是让他牙痒痒的,上回在皇朝会所那笔账还没算呢。

    不过筱家大小姐的茬不好找,沈千寻也不好搞,她背后有个北港集团撑腰,但···搞不到她,搞她男人行不行,先讨点本金,利息往后再算。

    “哥,他很好看,比我以前交往过的明星模特还要好看,我一眼就看中了。”

    看中也不可能是你的,也驾驭不了,妹妹章甜甜没那个能力。

    章一林轻嗤“人家又看不上你。”

    章甜甜撇了撇嘴巴,很不服气似的,“哥···”

    话锋一转,“不过哥哥倒是可以帮你一把。”

    章甜甜眼睛一亮“真的?”

    章一林喝着酒,“你说看上他,其实不就是想睡他吗?正好哥手里有好东西。”

    “哥,你怎么这么低俗。”

    “这靳牧寒一看便知是你驯服不了的男人,让你有机会睡他一次,你还不乐意?”

    好吧。

    察觉哥哥话里的不高兴,章甜甜忙改口“乐意乐意。”

    章一林放下酒杯“你头凑过来,哥跟你讲讲我的计划。”

    彼时,慈善拍会已经开始。

    拍卖品种类繁多。

    有古董字画,有奇珍异宝。

    搬上台面让众多商人竞价的都是好东西,极具收藏价值,顺便,还能赚一波好名声。

    慈善拍卖的意义便是在此,对社会弱小的人群做出了贡献,其实本身并不亏。

    南嫣然姗姗来迟。

    她换了一身礼服,脸上扑了很厚的粉,才遮住了那几道看起来鲜红的伤疤。

    身边跟着的是章一林。

    庞秘书见了,不知该说什么好,但又不好赶人。

    南嫣然因为衣服被撕坏,人被困在了花园里,由于没带手机,没办法联系她,又不想丢人现眼,迟迟没从花园里出来。

    最后是章一林在花园里找到她,带她去换了一身礼服。

    章一林形象不错,但人太混,玩起女人来太狠。

    南嫣然此时此刻,倒也享受章一林的讨好。

    她看到前面站的沈千寻,靳牧寒对她呵护备至,有人从她身旁经过,男人便她往怀里圈了圈。

    南嫣然眼里喷火似的。

    有侍者来回假酒。

    靳牧寒跟沈千寻的酒杯里满了香槟。

    香槟醇香,沈千寻闻了闻,忍不住抿了一口。

    “阿寻,喝了酒你就不能开车了。”

    靳牧寒是不允许沈千寻酒驾的。

    “没关系,我就尝两口,有点渴了。”沈千寻理所当然的给自己找了借口,两口,她不会醉的,眉眼弯了弯“香槟的口感不错。”

    宴会厅头顶的水晶灯关了。

    镁光灯打落台上,王总在台上致词。

    靳牧寒低着头,目光微灼,盯着沈千寻染着口脂的唇。

    “阿寻。”

    “恩?”沈千寻抬头。

    “不是说香槟的口感不错,我尝尝。”靳牧寒胆大妄为,把酒放回酒台上,趁着众人的注意力在台上,拉着沈千寻往边边靠去,越往边边走,四周没有多少光照进来,更暗了,他低头,吻住沈千寻的唇。

    沈千寻心跳飞快,她胆子也大,迎合着靳牧寒,做疯狂的事。

    “宝宝,张嘴。”

    沈千寻便打开牙关让靳牧寒闯入。

    唇齿里的酒香浓郁,靳牧寒了一遍又一遍。

    良久良久,王总致辞完毕,台上的第一件拍卖物品呈上台。

    靳牧寒才恋恋不舍的松开她,轻轻抹去她唇上的水光,自然而然的拉她回到原先的位置,问“有想要的东西吗?”

    沈千寻看过拍卖品物件的序列表,摇摇头“没有。”

    古董字画,沈千寻觉得自己是个挺俗的人,没有那点诗情画意,欣赏不来,放在家里只有压箱底的份,倒不如让懂得欣赏的人收藏,至于奇珍异宝,入不了眼。

    “那随便拍拍吧。”

    “好。”有好玩的玩意,那她便拍下来跟靳牧寒借花献佛。

    于是,闻人易收到自家老板的命令,随便拍拍,然后以沈千寻的名义捐出去。

    随便拍拍也很有难度的,那么多的拍卖品,到底拍哪个好呢。

    闻人易想了下,挑最贵的拍。

    最贵的肯定都是好东西啦,大家争先恐后的要竞拍下来,但全被闻人易这个程咬金半路截下。

    一个斗彩鸡石纹杯,某财大气粗,对藏品眼光毒辣的集团老总喊价650万,眼见这个价抬的已经没有其他人叫价了,他以为能拍下的时候,闻人易举起牌子,“750万。”

    他愤愤加价“800万。”

    “1000万。”

    某集团老总“······”成功的与斗彩鸡石纹杯错之交臂。

    然而,这种情况发生了不止一回。

    老总又看上了一副名画,被闻人易再次抢走。

    老总又又看上一件笔洗,被闻人易再再次抢走。

    这笔洗,在古代文房清玩中不可或缺的一件,盛水洗笔,日常便使用率很高,以瓷质多见,而这件,量不多,是玉质的,非常难得。

    老总快被气的七窍生烟了,瞪着闻人易的一双眼睛,像发狂的斗牛。

    闻人易还朝他笑了笑,那副嘴脸,太讨打。

    沈千寻有拍了一个小物件,是一串精致的佛珠。

    这串佛珠是用祖母绿宝石做的,不是什么稀奇之物,称不上什么藏品,所以,竞价的人不多。

    千百年来,玉石象征吉祥,沈千寻第一眼看到这串佛珠,便想买下来送靳牧寒,她也希望他一生平平安安,无病无痛。

    将近九点,慈善拍卖已经过半。

    侍者再拿这香槟美酒给宾客满上。

    沈千寻想喝。

    侍者刚要倒,靳牧寒挡住。

    靳牧寒哄“阿寻,不可以喝了。”

    沈千寻想起刚才那杯酒,她才刚喝两口,靳牧寒便尽数饮去,不过瘾。

    “回家你想喝多少,我都陪你。”

    “好。”她作罢。

    靳牧寒礼貌的朝侍者说“不用了,谢谢。”

    “好的。”

    侍者转身要走,迎面撞上个人,他躲之不及,一个闪身,动作太大,香槟口还开着,便洒了靳牧寒满身。

    侍者脸色大变“对不起,先生。”

    有酒水溅到靳牧寒白皙的脸上,西装有个水印,里头一丝不苟的衬衫也遭了秧,尽管如此,他依旧从容优雅不已,不见半分失礼。

    靳牧寒没说话。

    沈千寻从包里拿出纸巾替他擦脸,眉微微拧着。

    侍者还在不停的道歉。

    一时间,引来不少人注目。

    酒店经理很快前来,给靳牧寒赔礼道歉不是,靳牧寒接受了,没过多计较,对方诚意十足,还提供了新的衣服更换。

    靳牧寒没半点情绪外露,心思难揣。

    晚宴一时半会结束不了,衣服湿了穿着会不舒服,便问“阿寒,去换一件,恩?”

    “你陪我去。”

    沈千寻正要点头应好,有人喊了一声沈总,她望过去,是不熟识的人。她微微颔首,不多热情。

    对方上前,递出名片,“你好,沈总。”

    “你好。”沈千寻淡淡应,接过名片后示意他稍等片刻,转而跟靳牧寒说“你先去换衣服、我待会再去找你。”

    靳牧寒犹豫了下才说好。

    酒店经理把人迎走了。

    沈千寻看了眼名片,目光落对方身上“不知林先生找我有何贵干?”

    这林先生便笑着说明了来意,说他刚才内急去了趟洗手间,错过了佛珠的拍卖,问那串佛珠,沈千寻能不能割爱让给他,他可以出双倍的价钱把佛珠给买回来。

    沈千寻从容徐徐“抱歉,不能。”

    林先生一副真的很想要的样子,“那三倍?”

    沈千寻觉得他不好打发,便说了佛珠自己是买来送人的,不能割爱,但对方依然死缠烂打,七八分钟左右,那张明艳的脸终于冷了下来。

    沈千寻话里三分冷意,七分不耐烦“林先生,你再缠着我,我便不与你客气了。”

    撂了狠话,林先生才悻悻然的离开。

    沈千寻便去寻人。

    只是靳牧寒的电话打不通,无人接听,她皱了皱眉,意识到不对劲,问了其他侍者,其他侍者一问三不知。

    沈千寻便要寻带走靳牧寒的那位酒店经理。

    “小姐,那经理叫什么名?”

    沈千寻想了想对方的工作证上的名字“李,李忠。”

    “小姐,我们酒店没有李忠这个人。”

    ------题外话------

    反派一号快登场了。。今天不加更了,理一理思路。